从《三体》荣获雨果奖看当今中国的“快餐”文学

  • 发布时间:2016-05-13 14:58:20
  • |
  • 作者:荆州市图书馆
  • |
  • 阅读次数:2076次

从《三体》荣获雨果奖看当今中国的“快餐”文学


 近日,一则关于中国科幻小说家刘慈欣的长篇科幻小说《三体》荣获雨果奖的新闻引起网友广泛关注,一时间关于“刘慈欣单枪匹马将中国科幻小说的水平提高到世界水平”的说法日益盛行,各网友为此欢欣鼓舞,但刘慈欣本人却指出“实际上,中国的科幻小说水平离世界水准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,包括我也不例外,只能说还需继续努力。”

  笔者曾有幸拜读过刘慈欣的《三体》三部曲,从作者的文字中透出的是其对社会学、历史学、心理学、量子力学等学科的信手拈来以及其本人所具有的极为丰富的想象力,最关键的是这一切都在逻辑的刀尖上跳舞,游离而不脱离严谨和缜密的思维,单以小说来看,《三体》开创了中国科幻小说的新思路。

  随着当今中国人的物质生活日益丰富以及网络媒体的盛行,大部分人将不再满足于温饱问题,而是将更多的精力投身精神文化之中,而小说以其文字的通俗性和情节的趣味性,成为大部分人的选择,由于中西文化的不契合,中国也急需满足自身价值观的小说体系,于是网络文学应运而生,并日渐繁荣昌盛。

  托网络文学的福,可以毫不客气的说,中国每年的小说产量绝对是世界领先的,然而量变却没有引起质变,反而由于网络文学在时间方面的“日更性”和稿酬方面的逐利性,绝大部分网络文学都是未经认真思考后的“毛坯”产品,内容也都大同小异,所以在质量上反而落入下乘。

那么本次《三体》荣获雨果奖对我国的网络文学发展有哪些启迪作用呢?窃以为有以下三点:

  一是要以丰富的知识底蕴做基础。《三体》的成功,作者深厚的知识基础功不可没,在“三体”游戏中出现的古希腊和中国的各个名人、三星的系统和平衡性,电磁波的运用以及切割那艘船的纳米线都无不体现出作者在天文学、物理学、历史学方面的造诣,而小说的第二部《黑暗森林》,则是从哲学的角度去娓娓道来,从中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到霍金的“不要主动联系外星人”理论的影子,相信作者如果不是对各类知识均有涉及,是绝对写不出专业性这么强的内容的。

  无论中西的知名作家,无不是博取众家之长而自成一脉,知识的积累依托于年龄的增长,但更需要一颗求知的心,幸运的是前人为我们留下了宝贵的财富,特别是中华民族泱泱五千年,从百家著作到诗词歌赋,我们要做到的就是去吸收和融合它们,并由此来触类旁通,形成自身的文学风格,而不是如开水煮泡面一样,只求语句通顺,而不论营养多少。

  二是以严谨的逻辑思维为庭柱。文学是感性的,但文字是理性的,要以理性的文字去打造感性的文学,结合点就在于隐藏在感性思维下的逻辑性,无论是康德的《纯粹理性批判》还是马尔克斯的《百年孤独》,没有逻辑的支架是难以构建文字的躯壳的,《三体》的成功亦是如此,对人物的冲突和两界文化的冲突分析得鞭辟入里,充满必然性和逻辑性。

对当今新兴的网络文学来说,由于动辄数以百万字的篇幅,时间跨度多达一两年,作家团体呈现年轻化的态势,甚至部分专职作家是从课堂直接进入,虽然有属于年轻人的写作热情,却也有考虑欠妥之处,而由于网络文学具有即写即发性,在事后要进行修改就显得困难重重,甚至部分作家不列提纲不打腹稿,导致文章前后不搭,所以一是要将速度降下来,文学写作非一日之功,需要前后呼应,二是要将提纲打出来,这样做既可以让内容更紧凑,也可以在今后查漏补缺的时候起到引导作用,三是要将思想写出来,文学就是我手写我心,如果只为赶工期、抢进度,那势必会陷入千篇一律的泥沼。

  三是以天马行空的想象为砖石。科幻小说的“幻”字取自幻想的意思,然而除了纪实小说,任何文学创作都有想象的成分在里面,从李白的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落九天”,到老舍评价《聊斋》的“鬼狐有性格,笑骂成文章”,中国有“迢迢牵牛星,皎皎河汉女”的故事,国外更是有88星座、亚瑟王和圆桌骑士等传说,可以说,不仅仅是文学方面,想象更是人类思想的一大进步阶梯。

  中华民族有自身的神话体系,从《三体》的成功,可以很欣慰的看到,中国的作家已经从《魔戒》、《哈利波特》等西方小说的窠臼中挣脱出来,《山海经》、《博物志》等传统经典正走上小说界的舞台,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,想象的根基在现实,只有与现实做接触,以知识为基石,以逻辑为庭柱,再添以想象的砖瓦,才有可能构建中国小说的殿堂,陈列更多的方块字写成的不朽巨作,也感谢莫言、刘慈欣等一大批当代先驱的示范,相信在不久的将来,文学道路上将响起更多来自中华民族的声音。